多级泵

全国免费热线: 400-0011-1162
导航菜单

公司新闻

浙江工业大学工业泵研究所所长、博导牟介刚教授专访

导读:作为一位实干型产学研专家,牟介刚教授为泵行业企业带来真正的价值。

牟介刚教授是一位真正意义上沟通产业链的大学教授。在沈阳水泵研究所工作20年后,开始忙碌在高校和产业一线,为整个产业界做了很多实事,也是深得学生喜爱的导师。

牟介刚教授简介

目前身兼多项学术、社会职务,包括浙江工业大学教授兼工业泵研究所所长、博导;中国机械工程学会泵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全国泵标准化技术委员会副主任、中国泵系统绿色节能产业联盟副理事长、国家泵类产品质量检验中心副主任、中国水利企业协会流体装备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

牟教授同时还担任荣格工业传媒旗下《国际泵阀技术商情》杂志编委、新界泵业等多家企业的独立董事。在科研、产品开发与设计、专利技术、行业标准制定等各个领域,取得了丰硕的成果。

作为本刊的编委,牟教授的理论和实践功底都很扎实,与产业界的结合尤为紧密,用他自己的话说,“经常一个猛子就扎到企业前沿去了。”

一干20年

牟教授于1981至1985年就读于中国农业大学(当时的北京农业机械化学院)水力机械专业,毕业后,分配到沈阳水泵研究所。

该所是全国泵专业归口研究所,不仅承担着泵的设计、开发,还负责全国泵质量监督检验、技术研发、标准制定、泵的节能等工作的开展。

在沈泵所,从设计员开始,一干就是20年,历任设计组组长、设计室主任、副所长、总工程师,“似乎一辈子就是沈泵所的人了。”

切换轨道

进入新世纪后,国企改革不断推进,牟教授开始重新审视自己的职业发展,他将眼光投向泵业蓬勃兴起、对相关技术盼若甘霖的浙江。

“计划经济时代,辽宁省是中国泵业的中心,而在改革开放后,浙江则迅速崛起为国内泵业产值最大的省份,生产主要集中在台州、温州、宁波地区。

2002年,温州永嘉被命名为中国泵阀之乡。2004年,温岭大溪镇被命名为中国水泵之乡。但在新世纪初,浙江泵行业产品尚处于低端。”牟教授认为,依靠自己的专长,在浙江一定大有可为,而一所合适的大学则能提供产学研结合的可靠平台。

基于这一认识,2002年至2005,牟教授南下浙江大学化工过程机械专业在职攻读博士学位,研究课题为离心泵现代设计方法研究和工程。

2004年,牟教授同时加入了浙江工业大学。在他的建议下,学校设立了工业泵研究所。

自此以后,牟教授得以在更广阔的平台上,深入泵类产品基础理论及产品工程应用的研究与实践,为浙江乃至全国泵行业及配套产业链发挥了举足轻重的作用。

“经过这么多年的发展,现在,整个温岭有3000家企业从事泵的生产,年产值达到了600亿人民币。全国有7家泵企业在主板上市,除了1家在广东,其余6家全在浙江。”牟教授介绍说。

在此过程中,牟教授的团队也不断得到壮大。在位于屏峰校区的新建成的实验室内,更是配备了其自主设计的全套实验平台所需的先进装备。

沟通产业链,搭建深层次交流平台

牟教授指出:“我自身的专业经验、技术,浙工大的工业泵研究所及团队,都在这里找到了很好的发挥空间,并得到了业界的广泛认可。

作为四家上市公司独立董事、多家企业的顾问,同时还负责中国泵系统绿色节能产业联盟、中国水利企业协会流体装备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等,让我有机会更好地连接业内上下游同仁,共同打造一个高层次、高质量的交流平台。”

比如,牟教授将泵企业、以及电机、密封、材料、控制等相关配套领域的企业高管与高校、研究所主要代表聚合在一起,建立了打通上下游产业链的行业交流群。

牟介刚教授团队研究的新产品实例1

牟教授组织过大量行业交流活动,“所有这些活动均围绕上下游产业链来探讨,话题范围广泛而又贴近实际需求,实现了真正服务于行业需求的宗旨。”

牟教授补充道:“而且还免费参加、包食宿,尽力减轻参会企业负担。以前上下游产业链十分缺乏这种深度交流,而现在,大家有机会广泛讨论、深入交流,相关各方的积极性非常高。”

现在,牟教授组织的行业活动已渐成惯例,“在群里招呼一声,大家就会踊跃响应。”

譬如,2018年5月份和北方机械集团合作的太原会议,其主题是泵与永磁电机,邀请到院士作为嘉宾。2017年10月份成都会议的主题是泵与硬质合金新材料,两天的会议分别在广汉和成都举行,受到了当地政府的热情支持。

而2016年在浙工大举办的绿色节能会议,主题则是节能产品。另外,还有无锡举办的泵与异步电机会议,在张家港举办的泵与机械密封会议等等,都引起了很大的反响。

    “这些会议也扩大了浙工大工业泵研究所的影响,很多企业找上门来跟我们合作,邀请我们帮助他们进行产品研发、设计,甚至企业、产业园区规划等。” 

牟教授补充说:“比如,江苏盐城计划建立一个规模为12000亩的滨海泵阀产业园,它的规划就是由我负责的。他们在寻找合作伙伴之初就听到介绍:‘如果规划要务实、好用,就去找牟介刚教授’。最终,当地政府相关部门认为,‘这他们目前所见到的最好的规划’”。

牟介刚教授团队研究的新产品实例2

对产业链的深入了解,也让牟教授得以站在行业宏观的高度作出更多贡献,包括主持参与全国泵标准化行业工作会议20余次,组织编制、审查泵方面的国家标准、行业标准100余项,负责主持制定GB19762-2007《清水离心泵能效限定值及节能评价值》强制性国家标准。

最自豪的事之一

牟教授离开沈泵所时,已经是总工程师。在泵业耕耘30多年后,作为技术专家的牟教授,已经硕果累累。

如:完成国家科技部、国家发改委、省部级20余项科研项目,并全部通过验收;所组织开展的“高效暖通离心泵产品”、“高效无堵塞自吸泵”等5个系列产品的设计和200多个规格的各种离心泵等产品设计也全部通过鉴定。这些泵被应用于各行各业,包括核电主泵,石化泵等。

牟教授的成果,也体现在各种荣誉上,包括荣获浙江省科技进步一等奖、二等奖等16项各种奖励和表彰。

但回首往事,最令牟教授感慨的是组织全行业骨干企业进行的联合设计。

“因为在计划经济时代,国内大多数泵企业不具备设计能力,我们组织全行业骨干企业联合设计了一批泵产品,包括IS、 D、DG、IH、GS、GC泵系列,将图纸转让给企业,只是象征性地收取一点设计费。”

牟教授自豪地表示:“整个行业技术一下子得到了提升。企业根据图纸制造出的泵让用户的生产工艺流程也在短期内上了一个台阶。”

让机器像人一样去工作

现在各行各业言必称智能制造、工业4.0。在牟教授看来,“这些想法和目标非常好,但实际要真正做到不那么容易,需要实现包括智能感知、智能运行、智能故障分析、归纳总结、智能方案整合与提取,以及智能实施等整个过程的智能化。简单来说,就是要让机器像人一样去工作。”

从行业发展趋势来看,发展智能化,特别是智能控制是必要的。举例而言,现在台州、温岭地区的泵企业很难招到技术工人,工资也在不断上涨,所以,大企业率先提出了机器换人。原来需要30个技术工人的生产线,采用机器人后,只需要5个人,并且质量还能得到提升。

目前,浙工大工业泵研究所也在研究智能泵,实现实验台数据自动化采集、处理,开发智能化生产线等。“我们也在研究,往智能化方向努力。”

在屏峰校区的新实验室,配置了由牟教授团队自行设计,并委托企业加工的全套罐、泵、平台泵、自动化采集数据控制柜,为今后的科研,如新产品设计、检测和一些基础性研究工作创造了更好的条件。

牟介刚教授团队研究的新产品实例3

挑战分战略和战术层面,但事物总有发展过程

牟教授说,市场需要不同层次的泵产品。从技术含量、价位、品质来看,第一档即家用泵,第二档为清水泵,如单级泵、多级泵。再往高端看,则包括矿山用泵、石化用泵、重大工程如军工、核电用泵等。

目前,国产中低端泵则非常有竞争力,在全球销量很大,但一些高端、尖端的泵,如火电站超临界、超超临界泵,以及石化系统中重要的石化泵,还无法实现国产化。

究其根源,牟教授认为,泵业所面临的挑战既有战术层面的,又有战略层面的。

比如,材料、装备、热处理、人的因素就属于战术层面。而战略层面,则是指国家和政府方面的导向、政策、理念等。

“材料、工艺都不是问题,关键还是要有激发创新、创造的机制、政策、导向。

企业是很务实的,如果生产普通产品销量更大、难度更低,与创新产品的价格差不多,自然就会选择更保险的普通产品。”

就人才而言,泵行业人才供不应求。“真正设有水泵专业的大学不多,而且机械制造业技术人员工资普遍不高,很多人跳槽改行。

再者,人才培养需要一个过程,一般要工作5年才能逐步成熟,很多人耐不住这种寂寞。”

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因为国民经济建设各个领域都离不开泵,所以行业的总体趋势会越来越好、规模会日益增长,产品也会得到不断提升。

“30年前,温州还做假货,现在做的产品质量比很多地方都好。”牟教授认为,很多事情,包括国家的发展,也需要经历一个过程。

选材育人,立足长远

作为学者的牟教授还出版了7部泵方面的专业著作,在国内外期刊上发表论文200多篇。

除了以专业身份得到业界广泛认可之外,在青年学生和教师眼里,他还是“安居乐业”好顾问、好导师。

牟教授对于培育和留住人才至为关注。作为一名大学教授和博士生导师,除了从学术、研究上进行指导,他还启发、帮助、推动青年学生、教师安排好婚姻和住房等后顾之忧。

即便工作很忙,牟教授也会抽空带着他们一起看城市规划:哪里可以找到既能在价格上接受,又符合未来城市发展方向的房源?首付需要多少?现在手上有多少钱?哪些资源可以动用?预期收入怎样?通过盘活经济账,尽量把住房大事定下来。

“科研人员也要食人间烟火,想办法适应社会,不能两耳不闻窗外事。要在这个时代学会创新性地思考问题,把资源整合起来。很多人都说高校压力大,但上个聘期结束时,我们超额完成了科研经费指标的七倍。”

     “我们团队青年教师和学生去年就买了6-7套。很多时候,学生刚踏上社会,在重要节点上需要我们在后边轻轻推动一下。”

因为生活有了保障,牟教授的团队也进入了良性循环。而牟教授在研究、教学、连接和支持产业发展上,也忙得越发不亦乐乎。